每日經濟新聞
新文化熱點

每經網首頁 > 新文化熱點 > 正文

三贏變三輸! 酷狗“圓夢計劃”為何成為一場尷尬和憤怒的“羅生門”?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6-10 13:47:32

一位行業人士犀利點評稱,酷狗選擇了一個類電商模式,但是在頂層設計上沒有考慮完善,因此導致了糾紛,但并不意味著平臺和正規商家的心血白白浪費。

每經記者 許戀戀 張春楠    每經編輯 杜毅    

本是平臺、主播和音樂人三方共贏的圓夢計劃,最后卻變成了三輸的窘境。

在酷狗與音樂商家的糾紛事件發酵一個多星期之后,有不同參與維權事件的商家都對每經記者表示在沒有接到酷狗通知的情況下,之前所有上架的那些只結了70%回款的歌曲已經全部被下架。

“這些不法商家不愿意提供相關資質證明,又擔心經濟損失,于是通過媒體手段誘導輿論,妄圖給酷狗施壓。對夢想‘碰瓷’者,我們絕不縱容,來一次打一次!”隨后酷狗音樂對每經記者的回復如此表示。

事件發展至此,雙方各執一詞。酷狗措辭強硬,音樂人也毫不示弱。在商家看來,歌曲下架是出于來自平臺“槍打出頭鳥”的威懾,而在平臺看來,不法商家正企圖利用輿論施壓。

當初,雙方也曾蜜戀。酷狗圓夢計劃的初心是在制作人和主播間搭建一個平臺,讓更多好的原創音樂能夠被看見,并且得到真金白銀的回報,同時也讓心懷音樂夢想的主播能夠擁有自己的歌。然而,一年時間內,這場“蜜戀”卻演變成了一場尷尬和憤怒的“羅生門”。

維權商家歌曲被下架 酷狗:對“碰瓷”者,我們來一次打一次!

“我們出頭的幾家被搞了。”在酷狗與音樂人的糾紛事件發酵一個星期之后,6月2日晚上,有不同參與維權事件的商家都對每經記者表示在沒有接到酷狗通知的情況下,之前所有上架的那些只結了70%回款的歌曲已經全部被下架。截至記者發稿,下架的歌曲依然沒有上線。

事情要追溯到今年5月。5月27日,一張音樂人在酷狗音樂廣州總部拉橫幅的照片在微博流傳,照片中,白色條幅上分別印有“酷狗請還我們‘音樂農民工’的血汗錢”,以及“酷狗‘圓夢計劃’致數百音樂人損失過億”等字樣。

2018年,酷狗直播“圓夢計劃”,以酷狗5sing商城為平臺,酷狗音樂的主播可以通過商城選擇不同價位的歌曲,向粉絲發起眾籌,完成眾籌目標后,主播可以錄制成歌曲上線。酷狗直播邀請音樂人工作室入駐酷狗音樂商城為主播制作歌曲,歌曲約3萬一首,包括詞曲版權轉讓、編曲、錄音、分軌混音、母帶的全套制作流程。

聽起來像是音樂網購,主播下單,商家也就是制作人接單備貨,但是由于商品是無形的音樂作品,后續的發展讓人始料不及。

5月底,這場音樂人向酷狗發起的維權開始猛烈發酵。有維權的商家稱,37家音樂制作公司銷售了3000多首歌,僅其中十幾家未結算的款項就達到3000萬,“粗略估計的話,活動未結款應該上億了,都是制作公司墊的錢”。

所謂“酷狗拖欠音樂人近1億”的事件發展至此,輿論已經變成雙方的武器,雙方在各自的主陣地上各執一詞。在商家看來,歌曲下架是出于來自平臺的威懾,而在平臺看來,商家正企圖利用輿論向酷狗施壓。

“這些不法商家不愿意提供相關資質證明,又擔心經濟損失,于是通過媒體手段誘導輿論,妄圖給酷狗施壓。對夢想‘碰瓷’者,我們絕不縱容,來一次打一次!”酷狗音樂對每經記者的回復稱,經過內部核查發現,操縱網絡話題的幾個音樂制作商,大都存在歌曲質量不達標、返點牟利等行為。酷狗已經提供判斷為不達標歌曲的demo,邀請音樂行業專業人士一起審核。

在這場“罵戰”中,酷狗也宣布將拿起法律武器,自本周起對商家開啟司法程序。酷狗方面告訴記者,2018年底,酷狗開始收到主播跟公會舉報,發現有返點現象存在,并且開始發現大批歌曲質量不達標。

“我現在不明白我給主播寫的歌全部下架,是出于震懾,還是說優先來審核我的這批歌,如果是后者我不怕,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有維權商家對每經記者稱,“大公司大平臺每年幾百億的收入,這個項目一億不到,該結算的還是給音樂人結算了吧,一直拖是沒有意義的。”

本來是平臺、主播和音樂人三方共贏的扶持計劃,最后卻以這樣不體面的方式告終,導致夾在其中利用自己人氣變現的主播位置十分尷尬。“作為主播,也很委屈。實際情況就好像是在網購,買家付了錢,賣家也發了貨,但貨被電商平臺扣住了,說你不能發給買家。”一名主播表示。

“其實我們的訴求真的很簡單,就是按照之前的正常流程走就行了。”另外一名不愿具名的商家對每經記者稱所謂的什么返利只是個別商家,他們可以調查查處,但別一棒子打死,“只要給我們一個公開公正的方式,我們都可以接受,并且盡力配合。”有維權商家表示,也將考慮采取法律手段維權。

灰色產業動了誰的奶酪?

在這場爭吵背后,一條灰色產業鏈也浮出水面。

按照“圓夢計劃”,平臺以每首歌3-5萬元的版權費向制作方購買成品。而為了順利拿到這些錢,一些制作方與主播或者工會私下交易,表面是主播挑選到心水曲目,實則商議好了批量購買質量很差的小樣,再低成本粗糙制作,獲得酷狗平臺的版權購買金額后,再分成。

圖片來源:攝圖網

因為歌曲質量不達標,被蒙在鼓里的主播也曾表達過不滿。微博名“萌萌musical”的主播發布了一篇《致所謂的音樂商家:主播出歌就該被歧視嗎?》的長文,稱自己就是遭受音樂商家傷害的主播之一,投訴有商家以次充好,作品濫竽充數,不值自己的投入。

主播不滿意,商家不滿意,平臺也不滿意,結局就是三輸。酷狗和商家的爭論主要集中在商家是否存在向主播返利、商家歌曲質量是否達標、以及歌曲的制作費用明細等資料是否齊全這幾個方面。以審核需要的資料為例,酷狗表示不法商家不愿提交,而商家則認為是酷狗內部在踢皮球,沒有人接收材料。

“現在好像兩邊都沒有拿出具體的條款來約定哪些歌值多少錢,”有不愿具名的行業分析師對每經記者評論道,“我現在的推測就是兩邊可能都有錯。” 有分析認為,酷狗的做法或許在一段時間內對正規商家有所影響,至于和個別商家的是非判斷,既然拿起了法律武器,就讓法律去判斷。

在“貧富差距”極大的音樂行業,音樂人似乎天然處于被同情的弱勢地位。“無論是3000元還是1萬元買一首歌,我們怎么選都賠死,規則都是由平臺決定的。”有維權商家對每經記者抱怨道。

酷狗亦認為自己委屈,酷狗方面告訴每經記者:“圓夢計劃的處理過程中耽誤了一些合規音樂制作商的結款時間,我們表示抱歉。對合規音樂制作商,我們將傾力保證審核和結款進度。本周開始,已經按照流程通過審核補齊資料的商家已經陸續收到款項。”

音樂行業不好做,音樂人和平臺本是抱團取暖的關系,需要共同珍惜這個市場環境。“現在的音樂市場基本上可以說有付出就有回報,在任何事情發展的過程中都會有一些規則上的漏洞,可能音樂人需要更多考慮的是怎么創造出更好的作品,而不是像當年的滴滴刷單鬧劇一樣去尋找規則的漏洞。”有不愿具名的行業分析師對每經記者評論道。

《2018全球音樂報告》顯示三成音樂人收入為0

酷狗這次事件中,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是,平臺的舉動是否真的幫到了音樂人,同時是否存在平臺話語權過強的問題。

“圓夢計劃的初衷是酷狗拿出平臺的利潤,為主播實現歌手夢出歌。如果歌曲質量以次充好不達標,這件事的意義就失去了。”酷狗回應稱。酷狗直播CEO謝歡在公開信里提到,酷狗愿意為優質原創音樂買單,音樂商城的2.0版本已經在緊鑼密鼓的開發中,新版本商城會更好的防范刷單、造假行為發生。

相關報告顯示,音樂人的發展需求上,他們對平臺價值的需求較大,其中,提升音樂作品傳播最有效果的渠道是數字音樂平臺,占比達54.4%。而音樂人本身的生存狀況也決定了他們需要依賴平臺。相關數據顯示,音樂人收入普遍較低,全職音樂人月音樂收入過萬的比例僅為25%,連三成都不到。

《2018全球音樂報告》顯示,三成音樂人收入為0,音樂人的兼職率高達70%,音樂創作收益低廉和此前與唱片公司買斷的合作方式令分配次數過于集中是導致兼職的重要原因,95%的音樂人無法靠音樂收益來養活自己。

不過這份采訪了過百位的報告同樣顯示,近五年,普通草根音樂人從幾乎無收入到收入普遍上升是發展趨勢,超過7成音樂人收入有所提高,得益于各大數字音樂平臺紛紛啟動音樂人計劃,預計未來音樂人收入會有質的飛躍。

每經記者注意到,近年來,不僅是酷狗,網易云音樂、蝦米音樂等大平臺對原創音樂的扶持力度在加大,從2016年開始,網易云音樂先后推出了“石頭計劃”和“云梯計劃”,前者面向獨立音樂人,相對側重助推創作和推廣,后者面向內容創作者,相對側重助推線上創收。愛奇藝也在今年推出了首檔華語唱作人生態挑戰節目《我是唱作人》,讓大眾看到中國原創音樂的魅力。

一位行業人士犀利點評稱,酷狗選擇了一個類電商模式,但是在頂層設計上沒有考慮完善,因此導致了糾紛,但并不意味著平臺和正規商家的心血白白浪費。“中國音樂行業最缺的是優質原創音樂,不管平臺采取什么樣的扶持方式,只要朝著這個目標去邁進的,就值得更多音樂人去投入。”

責編 杜毅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酷狗 原創音樂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北京赛车pk10必赢彩票 明水县| 任丘市| 钦州市| 安国市| 陆丰市| 宾川县| 大足县| 子洲县| 宕昌县| 江山市| 桃园县| 文昌市| 精河县| 江城| 潮安县| 溧阳市| 朔州市| 高尔夫| 雷山县| 佳木斯市| 湛江市| 冀州市| 怀化市| 宁晋县| 临清市| 西充县| 克什克腾旗| 通州市| 中方县| 那曲县| 林周县| 茶陵县| 绵竹市| 西乌珠穆沁旗| 井陉县| 崇州市| 黎平县| 栾城县| 洪泽县| 项城市| 浦江县| 社旗县| 比如县| 古蔺县| 南靖县| 临西县| 托克托县| 冕宁县| 沾化县| 白城市| 日土县| 哈密市| 同心县| 浪卡子县| 桃源县| 长汀县| 瑞安市| 新郑市| 开江县| 安仁县| 新邵县| 同心县| 修水县| 九江县| 临安市| 阿合奇县| 绥宁县| 梨树县| 晋江市| 历史| 定州市| 泰和县| 仁怀市| 铜梁县| 怀远县| 墨玉县| 蒙自县| 张掖市| 德兴市| 滦南县| 老河口市| 北宁市| 芮城县| 顺平县| 阿尔山市| 曲阳县| 鄂温| 清徐县| 千阳县| 宁安市| 英超| 承德县| 高陵县| 田阳县| 通城县| 抚顺县| 公安县| 淄博市| 团风县| 章丘市| 阿鲁科尔沁旗| 汉中市| 东至县| 和硕县| 桂东县| 德江县| 武功县| 万源市| 吐鲁番市| 澄城县| 东辽县| 鲁山县| 京山县| 工布江达县| 柳江县| 镇平县| 茌平县| 永善县| 喀喇沁旗| 台州市| 图片| 宜阳县| 乌恰县| 民勤县| 新竹县| 昌图县| 沽源县| 上林县| 苍溪县| 南靖县| 黎川县| 迭部县| 鹰潭市| 湛江市| 延庆县| 锡林郭勒盟| 金阳县|